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“人生若只如初見”

每當讀到關於愛情的文章或詩詞,經常看到“人生若只如初見”這個詞,有的惋惜留戀,有的憧憬嚮往,還有的斷句丟字,任意發揮,說明對這句詞並非真正理解,不妨簡單談談這個話題。
  
  這句詞出自滿族詞人納蘭性德的《木蘭詞擬古決絕詞柬友》:
  
  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。
  等閒變卻故人心,卻道故人心易變。
  
  驪山語罷清宵半,淚雨霖鈴終不怨。
  何如薄幸錦衣郎,比翼連枝當日願。
  
  只有讀完全詞才能領會到,這是納蘭性德以一個失戀女子的口吻,譴責負心人錦衣郎,用來“柬友”的,那位朋友是應該勸一勸。
  
  詞的首聯就說的很清楚:“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。”
  起句是人們常引用的,但要兩句連起來看方能領會詞的本意。本來兩情相悅,恨不能朝朝暮暮,然而如若知道遲早要分離,倒不如保持“初見”時的那種若即若離的美好。正如人們夏天喜歡搖扇子,無論你對“畫扇”何等的鍾愛,到了秋天你也要放下。這樣就不要愛如生命,否則到了秋天又該怎麼辦呢,未必始終拿在手裏搖呀搖?
  話退一萬步說,萬一後來遇對了人,原先“初見”的美好印象能否長久保留?那時就會想,要是沒有當時的“畫扇”該多好啊!因此初見時保持若即若離才是明智之舉,不要一開始就愛得死去活來。
  
  額聯說得更清楚:“等閒變卻故人心,卻道故人心易變。”
  這個女子好委屈:本來是你變了心,卻說我變心。其實,感情的事是很難說清楚的,所謂“清官難斷家務事”,那還是在發生衝突以後,這裝在腦子裏的隱形思想誰能斷定是誰先“變卻故人心”?變心的人往往指責滿懷癡情卻無端被棄的一方首先變心,失戀女子的愛恨情殤只能是自己吞咽的一顆苦果。問題是,失戀本來是痛苦的,無論是哪一方(男子也一樣),只是有的人有意無意老用舌頭“舔自己的傷口”,使得傷口永遠結不了痂,不斷地流膿流水,連篇累牘地寫詩作文,寫來寫去老是一個調子,撲捉的都是一個影子。起初看了某人的詩文還有些同情,甚至被感動,看多了就成了魯迅先生筆下的“祥林嫂”了。
  
  頸聯引用七夕長生殿的典故(驪山語罷清宵半),到唐玄宗賜死楊玉環後的悲慟心情(淚雨霖鈴終不怨),於末聯譴責薄情郎(何如薄幸錦衣郎),雖然當日也曾訂下海誓山盟,如今卻背情棄義!說明“比翼連枝”只不過是“當日願”。
  
  毫無疑義,該闕詞章與白居易的《長恨歌》有異曲同工之妙,均對那段故事毀譽參半。從政治的角度講,李隆基荒淫廢國,從感情的意義上看,雖然唐玄宗迫於三軍眾怒,無奈將楊貴妃賜死馬嵬坡,從此生死訣別、陰陽永隔,但唐玄宗卻始終信守當初七夕夜半“在天願作比翼鳥,在地願為連理枝”的誓言,縱然“天長地久有時盡”,“此恨綿綿無絕期”,這種用情深遠的愛情故事,誰人不動容?
  不過,動容在何處?楊玉環是李隆基迫於無奈賜死的;動容在何時?楊玉環和李隆基是生死訣別,是陰陽永隔。現在有些朋友只是“一見鍾情”、“相互傾慕”,把對方想像的無比美好,甚至是“單相思”,在毫無深入瞭解的基礎上就許下了“諾言”,甚至有了“一夜情”和“一夜性”,後來分手了,念念不忘那段“美好時光”。
  因此奉勸這些朋友好好讀一讀這闕詞章,深入領會它的寓意,多瞭解一些歷史知識,不要斷章取意,人云亦云,為自己增添不必要的痛苦和煩惱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