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另一顆心

繁瑣的生活無時無刻不在威逼著我,容不得有半絲閒暇去放縱自己的思緒,可是還有一種東西,常常在倏忽間,如三月柳枝,輕輕軟軟地叩打著心扉。
  當我仔細聆聽四野聒噪的蛙鳴,它會讓我企望在平闊的河畔,抽一根尖尖蘆芽做成一枚蘆笛;當天空有些許縷雲堆積,它會使我仿佛看到雨後漲溢的河流,赤裸了自己的身膀,去追尋那群水中嬉戲的孩子;當我踏著滿徑輕脆的落葉,它會使我望見伸向晴空的枝丫上,自己變成一只翠鳥,凝視著色彩豔麗的秋果;而當朔風吹折了枯草,它又會讓我漫步在曠野中,茫茫天地間正在揚起無聲的落雪。
  本來我知道,驕陽底下掄鋤的農夫,也正渴望一抔甘冽的泉水;也知道漫漫長途中的寂寞旅人,也正遐思相遇一個陌路知己;更知道一個透支了的身軀,正需要靜靜地滴注一針吊瓶。但我不知道的這個另外的小東西,總在身邊蠢蠢欲動。
  我猜測,那可能是我的另一顆心。
  每天早晨,當窗玻璃染上的那層淺白,告訴我已該起床,我就開始謀劃著一天的事務,理理條目,排排表格。這時另一顆心也醒來了,她伸出柔嫩而溫情的手將我留連,讓我鬆懈,讓我慵懶,讓我依戀那餘夢尤存的被窩,用她那如膏的細指,安撫著我,從胸口滑向腳底,挽留我,“停一會再起,停一會再起。”
  當振作精神,正襟危坐在辦公桌前,面對大堆急待處理的公文,正在統籌處理的那一躊躇間,她又來了,彩蝶一般地飄飛在我的案頭,振翅在我的筆端,牽扯著我的手,讓我的眼睛離開,去看窗外那華美的驕車,那郊外迷人的景色。
  吃飯時,她也不放過我。當我看到滿桌子菜肴,而沒有一點食欲,她就得意地笑了,如同慈祥的祖母,將我的雙筷伸展成兩道鐵軌,一直帶我飛奔到多少年以前,飛到那張瘸了腿的棗木飯桌上,讓我去看那黑碗裏風乾的鹹蘿蔔。
  她從不停息,甚至在我拖著滿身的疲憊,即將入睡以前,她又魔術師般地,在我眼前展開一張明天的畫卷,把我的怨氣幻化成絢爛的朝霞,讓我評論鑒賞。
  她綿軟軟的,如楊花隨風輕揚;她柔韌韌的,不畏懼我思想的撞擊。但她又是那樣的機警,當迎面過來一個熟悉的友人,它會立刻飛走,讓我與人家禮貌地說話,等我與那人寒喧告別,他又會悄悄地飛來,再來打擾我正常的生活。
  另一顆心總是在與我作著對。
  當我高興時,她會伏在我的肩頭,對著我的耳朵大聲地叫嚷:“別太得意了哇,別太得意了哇!小心遭人妒忌!”讓我在忘形中找回本來的自己。
  當我失意時,她又跟在我的身後,低著頭,嘰嘰咕咕地說著一些安慰的話語:“看看天空吧,看看彩霞吧,看看大街上那些流浪的孩子吧。”讓我不再自憂。
  當我對前程一片迷茫,它就會突現在那濛濛迷霧裏,穿著閃亮的華服,蹦蹦跳跳,向我招手,喊我的名字,告訴我前面就是通衢。當我勞神費力才實現了一個小小的理想,它又不知從哪里弄來的那麼多的名人畫冊,一卷一卷地翻給我看,指點著,嘻笑著,嘲弄著,讓我氣極!
  當我做了一件善事,靈魂得到了慰貼,正為自己的心靈的樸白向上蒼邀功時,她又來了,喃喃地說著:“這是應該的!應該的!”
  最怕的是,當我在不知覺間做了件對不起人的事,他就開始用鞭子抽打我這顆不道德的心了,狠狠地,帶著咒罵,讓我這顆心發虛發痛。
  她總是那樣地高明,我總顯得那樣愚蠢。她總是左右著我,與我的這顆心進行抗駁,使我不致偏離人生該走的道路。
  我的另一顆心,就是這樣!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