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停不了的愛

(一)

雨,如絲,如針,飄在身上,感覺不到它的存在,只有寒意深深刺骨,在身體肆虐。

連綿的雨珠,嘀嘀噠噠敲打於心,心隨之起伏跌宕。風隨之伴和,透著冷冷的空靈。雨偶爾停駐,風吹過的地方,留下深深淺淺濃濃淡淡的濕痕,如心中那些斑駁的記憶,在貌似平靜的內心鬧騰。

紅塵未央,美夢難醒。四周太過安靜,生活依然平靜無瀾,任憑雨打風吹,好象無處著力,軟綿綿,不痛不癢。不害怕心死,卻害怕這種寂靜的蒼老,眼睜睜看著所有的美好消失怠盡,如水華年就這樣悄然而逝,卻無能為力,心裏湧起近乎絕望的悲哀。

太多的話想說,卻再也說不出口,只能任其杵在心間,凝成纏亂的結。

許多的事想做,卻不知何處著手,指尖那麼涼,腳步那麼重。

不明白,人的記憶怎麼可以如此清晰,心裏,總有那麼一個地方,藏著過往,氳散著經年的芬芳,迷漫著久遠的生疼。

歲月清淺,心事擁擠。忙忙碌碌,不敢停歇,只想累到讓自己沉沉睡去。寂寂寞寞,不敢開口,害怕無語淚流。指尖涼浸透安靜的魂,讓每一個夜裏思緒飛揚,在冰冷的鍵盤敲打著那些零零落落的心情,不覺又是深夜,唯淚光閃閃,微溫著冰涼的空氣,而後安靜地睡去,象個無憂的孩童。

千帆過盡,意難平。厭倦了,厭倦了這樣無休止的漂泊,厭倦了這樣若無其事的行走,厭倦了這樣波瀾不驚的生活,也厭倦了這樣毫無生氣的生命的蝕耗。卻只能安守於小小的世界,任那充滿輻射的機器一點點侵蝕著單薄的身體,惹一地琉璃碎。

能否向誰借點睡眠,借點快樂,借點灑脫,許自己一片碧海藍天,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?

(二)

呆坐屏前,點擊著滑鼠,翻看著網頁,眼神空洞,思緒空茫,也許只是喜歡這簡單的擁有,喜歡這螢幕背後的安靜凝視,雖不語,心相惜。

多情總比無情苦,如果可以無情,一切會不一樣,如果多情可以抹殺,際遇就可以重新安排。偏是重情的女子,愛已說不出,思念已難寄,歌早已不再唱,卻從不曾忘記,那抹笑,那雙眼,那雙手,無情歲月沉澱出昨日幸福種種,而那個人卻如鏡中花水中月,在永遠觸不到的地方深情微笑,惹清淚兩行。

燕子回時,離愁空剪。既以銘刻,何必不忘?既以轉身,何必想念?綠意滋長,也蔓長著思念。

所有的溫暖,結束於那個傾世的擁抱,所有的繁華,葬身於那個優雅的轉身。

淚盈兩腮,卻拼命笑著期許,下一個春暖花開。素手輕揮,陽光,藍天,白雲,草地,全在眼裏臨慕成黑白的祭奠。

紅塵嫋娜,如一場煙花散,散盡荼糜,蒼白無痕,如一場櫻花落,潔白鋪展,淒淒茫茫。閉上眼,聞煙花的餘味,塵世的氣息錯亂了感官。俯下身,拾片片凋零,輕輕地柔柔地,生怕觸痛那憂傷的魂,癡癡地看,傾世的美換滿地的愴。生如夏花,塵若浮雲,所有的燦爛不過一瞬,所有的綻放不過一季,再美終在流年裏擱淺。

時光空惦,心如染霜。文思泉湧,湧出汩汩憂傷。妙筆生花,生出滾滾惆悵。思念一個人太久,心變得麻木。執念文字太久,生命失去了應有的感知。音樂悠悠緩緩清清淺淺在空氣裏流動著,我安安靜靜清清冷冷在塵世中游走著。

身邊有人開心地笑,有人歇斯底里,有人痛哭淚流。我,蒼茫地環顧四周,疑惑的眼神,一臉漠然。這一生,還有誰可以讓我開懷地笑?讓我肆意地淚流?

(三)

愛,是前世隱忍的一滴淚。你,是今生不再的深情。

我站在塵世中央,你立在雲水之巔,溫暖相視,笑容凝結在空氣中,化成琥珀淚,波光粼粼,照耀著心底長久的灰。淚,可以風乾無痕,而傷,卻曆久彌新,不為人知。看似漫不經心的行走裏,踏出幾許淩亂幾多沉重。無法說出的秘密,只能隱藏再隱藏。無法相守的人,只能深埋再深埋。

繁華一夏,蕭索一秋,寒冷一冬,落寞今春。素白的容顏,透著世事滄桑,憂傷幾重。荒寂的時光,柔弱無骨的手反復交叉,青色的脈絡明晃清晰,那是倔強的人兒才有的生命軌跡。悠然長歎,無論左手與右手如何握緊,感知的只是無邊的空冷。

辦公室裏,空調吹著,爐子烤著,外界的暖與內心的冷形成強烈的反差。望著同事桌上曾經嬌豔欲滴的玫瑰,搭拉著頭,毫無生氣,將近枯萎凋零的命運,而外表卻被依舊鮮豔的外衣包裝著,是清新的綠,浪漫的紫。心底升起一股無以言說的悲涼,華美的外衣包裹著被時光碾碎的魂,再美都是悲哀。

歌廳內,歌舞昇平,霓虹閃爍,莫名地感到一陣眩暈。閉上眼裝作入睡,只是不想聽那些旋律,不想見那熱鬧場景。而心,早已飛回到曾經,那些有情唱和的日子,那些有你相依的時光。一個人的時候,不夠勇敢。只敢在這人聲鼎沸的時刻,讓美麗重放,放縱著回憶。

若似月輪終皎潔,不辭冰雪為卿熱。生就傲世獨芳、心比天高的女子,終究逃不過孤獨的飄零。用今生淚,還一世情。只願來世相遇的路口,不再重複今世之傷悲。過去種種,逝水無痕,今昔何昔,君已陌期。

淚,如花開在心間,溫暖散盡,晶瑩剔透。反復觸摸著指尖,想要探尋那些深埋於心的過往,美麗依然,卻蒼白如斯,心暖暖地生疼。

指尖涼薄,承載不了世事繁華,彈奏不出暖暖的曲調。只能站在光陰的背後,靜靜凝望,等一場安靜的綻放與飄零。

(四)

歲月長,流年薄。給得心甘情願,卻不敢要得心安理得。

諾言空許,人空瘦。多想與憂傷擦肩而過,偏偏錯過了你,換一生不解的憂。多少次想要來到你的窗前,只為最後的道別。多少次想要放下,還自己時光靜好歲月安然。多少次想要遠行,賞最美的風景遇最好的人。是你,是曾經,刻在腦海,系在心間,讓我不甘也不忍。

痛不要你償,苦不要你杠,只願在你的心裏為我留一片潔淨的空間,讓我安靜地守候,為你翩然心醉。如若有一天,街道的斑馬線上,我抬頭,你微笑,請讓我寂靜如風從你身旁經過,不要轉身,不要回眸,讓所有的美好定格在那場初見。

欲潔何從潔?雲空未必空。沉默是一種利器,保護自己的同時,亦折射出冷冷的光,劃破所有華麗的嚮往。這一生,再沒有人,可以讓我飛蛾撲火般壯美,讓我義無反顧地奔赴,讓我卸下冷冷的驕傲,為他天真為他任性,為他柔軟為他嬌嗔。只想在清冷的城堡裏,等一份呵護,一份心疼,一份愛憐。得之,我幸。不得,亦我幸。

愛過,擁有過,失去過。這一生幸或是不幸?我已不知。你說你要離開,我默默淚流。你說我要幸福,我笑著應允。我說我們要一起幸福。可是經年後,也許我們都騙了自己。無意中聽到與你相同的名字,舊傷口就被這樣輕易地掀開,狠狠地在身體作碎。

雨織愁腸,浸潤著大地,亦潑冷了心扉。這春,沒有想像中的暖。這雨,好象沒有停駐的時候,如這停不了的愛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