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夢中人

一個寧靜的夏日午後。
  聽蟬在樹下的低吟,看小螞蟻忙碌地轉圈,想到螻蟻世界裏的光陰,再看小螞蟻為米粒奮力搬運的辛苦,不知癡了。此時陽光從樹的葉隙間透射進來,照到她一襲水藍的長裙上,泛起了不同尋常的夢幻光澤。
  她的一頭長髮如瀑布般流泄,為君留。
  當她抬起頭,從她的臉龐上,如水的眼睛裏,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多麼單純和可愛的女子啊!可那不是她,那只不過她在這樣一個午後一不小心洩露的秘密。
  “曾經蒼海難為水,除去巫山不是雲”,在芸芸眾生中,她經歷了風破雨打,已經學會了很好地保護好自己,保護好一個純真和可愛的自己,從不輕易外露。她記得當她這樣對待情同姐姐的朋友時,得到的卻是欺騙和傷害,真心換來的只是虛偽?她不知道,在這個社會上如果太優秀,是要遭人嫉恨的,她更不知道如果毫不保留地展示自己擁有這種優勢將會是什麼結果。在名利場上的爭鬥中,她本不想加入,可是“生在江湖,身不由已”,她像被波濤中的漩渦捲入一樣,她不得不做的深沉和老練,不知不覺間心靈也變得遲純和麻木。
  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。這更不是她。哲人說過:人的一生,充其量就是在與自己作鬥爭。而她,時光讓她擁有兩種面孔,人前人後,多累!
  她還很年輕。她抬起眼睛,想著這些,淚珠漣漣。
  她從來沒有恨過誰,可是她卻開始有些隱隱地恨娟子。娟子明明知道他們相愛,他是愛她的,她能夠讀懂。從他的眼神裏,她讀出了只有她才懂的語言。他對她的關心和愛護,已經超出了上下級的呵護。他拉著她的手,關心地問她“昨晚沒有喝多吧,身體還好嗎?”她害羞地低下頭,只是不語,頭搖搖。想起昨晚的窘事,真是不好意思。昨晚因為完成了一項很重要的專案,公司請客慰問員工,身為主要負責人的她一高興忘於所以,喝多了。幾近不省人事,只記得當時吐了他一身,後來怎麼樣,她完全喝多了,竟然忘記了。他看著不勝嬌羞的她,仿佛第一次才認識這個平時幹練和利索的女子,應該用另一種不同的眼光欣賞她。
  從那次他送完雲兒回家之後,他開始關注起她來。在相處的幾年時間裏,他只當她是一個下屬,那裏想到,“眾裏尋她千百度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”!尋尋覓覓,原來他要找來紅顏就在身邊。
  不知不覺之間他們仿佛多了一份工作之外的熟悉,想要更多探處對方的秘密。空氣中仿佛彌漫著說不清楚的甜蜜味道,蠱惑著相愛人的心。春暖花開,桃花梨花開得爛漫,而他們的愛情也已經悄悄地萌芽了。她不知道愛他什麼,她從來不是放縱感情的女子,身邊當然也不乏年輕的追求者,而他儒雅的風度和談吐,以及智慧的頭腦,和那些輕浮的英俊小生相比,顯得沉穩和安全。她的純真使她完全忽視了他已經是一個有家室的男子。
  她臉上悄悄綻放的喜悅瞞過了幾乎所有公司的人。可是沒有瞞過娟子。因為娟子除了是她的同事之處,更是她的好朋友。她們情同姐妹的。有難同當,有福同享。從小她們就是一個糖果分成兩辯吃,她去娟子家睡,娟子也去她家睡,她們一起寫作業,一起參加高考,一起考上大學,一起畢業,一起在一起工作。她們本來就是姐妹的。她曾經對娟子那麼好。被愛情包圍的女子啊!她沒有猶豫地把她的愛情也和娟子分享。
  “好啊!好啊!娟子為她高興。可是小心她的老婆很凶很凶的。娟子狡黠地對她眨眨眼。
  她不明白,娟子已經開始為她而戰了。
  原來,娟子從一開始來公司就開始喜歡上了他。只是漂亮如斯的她光芒萬丈,哪里還有娟子的光澤呢!
  一切都是在暗中操作著。一次單位會餐,她看到娟子坐在他身邊,又是挾菜,又是推杯,她沒有在意,也沒有放在心上,哪里想到,在一次送檔時,竟然發現娟子在他辦公室裏。“你在幹什麼”,她吃驚地問。
  娟子慌亂地從他身邊走過,低下頭,沒有說一句話。零亂的頭髮說明了一切。
  她有些驚慌地問他“娟子到底怎麼啦,你沒有批評她嗎!”
  他鐵青著臉,沒有言語。
  時間在流逝,他們的愛情也正在成熟。
  那是一個美麗的日子,他和她終於推翻了那道牆,他們衝破樊蘺,真正地結合在了一起,他顯得有些慌亂,但是他的細膩讓緊張的她放鬆了,他做的很成功,而她真正地屬於了他。她不後悔第一次給了他。她不是想要他的承諾,她用手嘟住他想說話的嘴,對他說“在天願作比翼鳥,在地願作連理枝,但願君心似我心。”
  “為我留長髮好嗎?“他說,摸著她尖尖的下巴,望著她如玉般聖潔的瞳體。
  “嗯。”她點點頭。
  至到後來,她發現娟子變得越來越不對勁了,娟子的眼光像刀,深深地紮進她的心。有幾次她看到娟子衣衫零亂地從他的辦公室裏出來,她才想到要追問。
  “你明明知道,他愛的是我,為什麼還要搶”,她問?
  娟子嘴裏泛出冷笑“我什麼都可以讓你,唯獨愛情。”
  “你卑鄙!”她想著她和他在床上的細節也告訴了娟子,一種受欺騙的心讓了頭腦繃脹。
  “要知道他不屬於你,也不屬於我,而屬於他的老婆,你忘記了,我們都不是高尚的人”
  她盯在地上,一語不發。
  為什麼,她從來沒有想起他的家室呢?那個他兇悍的老婆!她見過,從來沒有放在心上,她認為只要他們相愛,什麼都可以不在乎。原來,她一直就是一個不光彩的角色。
  她想起卓文君給司馬相如的“
  皚如山上雪,蛟若雲間月。
  聞君有兩意,故來相決絕。
  今日鬥酒會,明旦溝水頭。
  躞蹀禦溝止,溝水東西流。
  淒淒複淒淒,嫁娶不須啼。
  願得一心人,白頭不相離。
  竹竿何嫋嫋,魚尾何徒徒。
  男兒重意氣,何用錢刀為。
  她輕輕地呢喃著“願得一心人,白頭不相離”的詞句,淚水打濕了枕巾,一夜未眠。
  她和他疏遠了距離,不是不愛,而是因為不應該。而娟子呢,幾欲勾引他,沒有得逞。
  他曾經對她說“有些人我永遠也會拒絕!”
  聰明的她沒有挑明。
  時光可以改變一切。他以為是她拋棄了她。哪里知道當她拒絕時,她要付出多少理智和淚水。有多少次她淚濕衣衫,一夜到明。
  依欄杆,幾多愁!她素手撫過如絲的長髮,仿佛傷痛和欺騙已經成為歷史。
  是的,她還年輕,生活總是向前的。
  前方真正屬於她的愛,在等待著她,只不過在風雨之後,愛情會變得簡單和純潔。她笑了笑,與往事說再見。
返回列表